山下有风1027

CP观是可拆不逆。
雷点众多,懒癌晚期,经常失踪。
虽说喜欢爬墙但也喜欢回墙。
@晴空有雨03 是主产SEER圈粮的副lof号

而我终究是什么都做不到。

为自己量身p了一张图,完全符合我奇怪的心理。

我有个三次元朋友。
【名柯魔快】
她:快新吧,我吃快新。
我:别,新快,新快。
我俩:……
【斗破】
她:炎尘吧,徒弟X师父很萌啊。
我:不,肯定要尘炎啊,徒弟养成什么的。
我:你怎么又逆我CP啊,我CP洁癖啊。
她:你以为我不是CP洁癖啊。
我俩:……
【超兽】
她:云枭。
我:枭云,我喜欢吃枭云。
我俩:……
【赛尔】
我:我吃卡莱和威布我跟你讲。
她:其实当年我吃莱修。
我:……那现在呢。
她:突然感觉威布也不错……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怎么会觉得布莱克是个攻。
我:(心情愉悦)
【反逆】
我:朱修!朱修赛高!!
她:其实有一种受叫坐上来自己动。
我:……(差点友尽)

【个人吐槽】同人圈?OOC?


OOC没问题,重要是要OOC得别人喜欢,所谓同人圈子大概也就这么回事吧。

突然发现我之前写那个朱修论坛体有细节部分,跟别的太太的论坛体撞梗了,我还是后来人……
有点尴尬。

【反逆的鲁鲁修】关于粉丝(朱修倾向,脑洞)

  背景为原著反逆零镇N年后,有朱修倾向。
——————
  恶逆皇帝的粉丝和ZERO的粉丝是世仇。
  两方人马互相憎恨到什么地步?
  就是一连上网就撕逼,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neng死对方。
  
  恶逆粉:经常给恶逆皇帝无脑洗白,并无脑黑ZERO的存在。
  ZERO粉:经常给ZERO无脑吹,并无脑黑恶逆皇帝的存在。
  甚至曾经还有网文写手,靠写ZERO和恶逆皇帝两方的粉丝的爱情故事一炮而红。
  没办法,这两方粉丝太极端了,能在一起谈恋爱简直是世界奇迹。
  然后那个网文写手因为写的结果是恶逆粉赢了,一度被ZERO粉在网上鞭X打。
  两方粉丝中的一小部分还曾为背叛骑士究竟喜欢恶逆皇帝还是ZERO而愉(疯)快(狂)地探(撕)讨(逼)
  
 ZERO粉拿出一堆史实来说明当初ZERO是多么希望背叛骑士与他一起并肩作战,并多番感慨ZERO的深情,顺便狠狠地婊了一番恶逆皇帝这个半路插进来的家伙。
  恶逆粉拿出一堆史实来说明背叛骑士和恶逆皇帝是自幼相识并高中同校腻腻歪歪,并多番感慨这两人的早逝,顺便狠狠地婊了一番ZERO这个半路插进来的家伙。
  后来嘛,历史学家公布了初代ZERO是恶逆皇帝。
  这下子两方粉丝都炸了。
  一些无脑粉离开了,留下了一堆理智粉和部分CP粉。
  嗯,两家粉丝安宁了,世界和平了。

被我拉入坑的同学问我:“说好的朱修呢?怎么戏份这么少”🌚
我:“我当初也是被网友拉入坑的,知道CP才知道的动漫,我本来还以为是个先虐后甜,最后骑士帝联手称霸世界的温馨番呢。”
(有苦难言中……🌚)

[反逆的鲁路修]脑洞←关于网游(无CP段子)

突然诈尸回来的我←W←
————————————

    自从那次鲁路修为了摆脱红月卡莲的怀疑时随口说了一句网游相关的话后,引起了红月卡莲对于网游的好奇心。
  
  然后她被人从网上安利了一款模拟KMF实时战斗类网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在每天的体能锻炼和KMF操作自主学习后,卡莲剩余的休闲娱乐时间几乎都奉献给了这款网游。
  
  卡莲最近的异常引起了黑色骑士团众人的好奇,于是众人也都被安利进了这款网游之中……
  
  拉克夏塔表示:“哈?网游?拜托我还要搞KMF的开发诶,才不会掺和这种无聊的游戏。”
  
  藤堂镜志郎表示:“我没功夫玩这种低级的游戏。”
  
  ZERO也发现了不对劲,为什么这几天大家开会都无精打采的?
  
  口风不严的玉成真一郎马上把众人(包括他自己在内)打网游的真相爆了出来。
  
  zero表示:“这就是你们开会打瞌睡的理由?”
  
  因为这款网游的背景设定在战乱期间,正是群雄争霸之时,玩家可以自行建立组织,还有所谓的民众好感度之类的亮点,在青年群体中非常流行。
  
  何况,用键盘或游戏操纵手柄,来模拟操纵KMF诶!KMF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摸到的,过把模拟瘾也好啊!
  
  所以,靠着这种种亮点,这网游火了。
  
  而在网游内,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指挥能力超强的家伙,昵称为-1。
  
  某次,这个昵称-1的家伙,和红月卡莲为攻击主力的游戏小队相合作的时候……
  
  网线这端的红月卡莲:“这是…ZERO的声线?”
  
  网线那端的ZERO:“呃……”
  
  后来嘛,ZERO也在玩网游的事情不知怎么的就被捅出去了,这下子,连许多政治大咖都跑来玩网游围观ZERO了。
  
  布里塔尼亚政府那个气啊,ZERO就这样大胆地暴露在他们面前,可就是查不到对方的真实身份!!
  
  事情闹大了,枢木朱雀当然也知道了,于是也跑到网游里怼起ZERO来了。
  
  接着就是一段网线上与网线下的斗争。
  
  再然后ZERO就被捕了,号隐身了将近一年,ZERO重新出现的时候,因为这个游戏账号又重新活跃的缘故,大家大多都相信这个新ZERO是真的。
  
  后来,黑色骑士团放出ZERO重伤不治的消息时,很多日本人跑到网游上对着表示下线的游戏账号哭诉。
  
  又后来,ZERO又突然复活杀死了恶德皇帝,又有一大群人跑到网游账号下欢呼。
  
  可惜自那之后,ZERO再也没有登过那个游戏账号了。
  
  

[反逆的鲁路修]个人的一些见解。

前两天,不知怎么的,总之我的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鲁路修的死有多令人心痛,扇要与维蕾塔的幸福就有多刺眼。]

确实,我又想了想,反逆中的主要人物大多数都有悲惨的过往,虽然他们最后有了一个或幸福或释然的结局。

典型人物有在谩骂中死去的尤菲和鲁路修;
有无辜被杀的夏莉;
有到死也没寻找到自己未来方向的罗洛;
还有一直背负着弑父之罪的朱雀;
以及双腿残疾双目失明(误)的娜娜莉。

而且,现在想来,扇要那种恋爱至上脑回路与反逆的世界的众人相比,画风完全不对啊。

反逆世界里,大家都在想着利益、幸福、自己的未来、生存的意义,就唯独扇要一人特别突出……

还有一点,在修奈泽尔告诉黑色骑士团众人ZERO是布里塔尼亚的皇子的时候,扇要他带头说,ZERO是在利用日本人,是个XXX……

那一段看得我特别窝火,估计看那一段生气的人也不少吧。

第一:

    在这个KMF都有的时代,伪造一个音频不难吧?

第二:

    无论怎么说,ZERO都算是你们的上司吧?要老婆不要上司这种有点……呃……二五仔一样的行为……是不是……不太好?

第三:
  
   应该不止我一个人注意到,去和修奈泽尔面谈的成员,除了迪得哈尔特之外,全是日本人吧?
    黎星刻、拉克夏塔、神皇乐耶都不在场,甚至连卡莲也不在场!
    因为迪得哈尔特是布里塔尼亚人,我有理由可以推测,在多数是日本人的黑色骑士团里,迪得哈尔特的威信并不高。
     然后,还有一个比较理智的人物就是藤堂镜志郎。

    但是,在R1中,富士山一战后,黑色骑士团受到了京都的委托,要黑色骑士团帮助掩护日本解放战线的残党和片濑少将逃离日本。

    结果大家都知道,鲁路修引爆了安装在日本解放战线战船上的炸弹,宣称片濑少将自杀,并以此进攻柯内莉亚的海兵部队,想俘虏柯内莉亚。

     有个重点,片濑少将是藤堂的辅佐对象。

      对藤堂来说,得知自己的辅佐对象,原来是被ZERO的GEASS控制z才自杀的,出于自己的私心,他还能帮ZERO说话吗?

    另外,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抗日战争的领导人是个日本人,自己的心情会如何?
    所以ZERO是个布里塔尼亚人也一样,令日本人难以接受。

对了,还有一点就是:
    为什么不把修奈泽尔请离?
然后询问ZERO也好,强迫ZERO摘下面具也好,为什么那么蠢,要在敌人面前上演内乱?

让修奈泽尔这个敌人看着你们黑色骑士团内乱很好玩?

况且,超合众国本来的计划是,攻下日本,然后布里塔尼亚其它的殖民地就会跟着反叛,从而一举战胜布里塔尼亚。

而现在呢?

布里塔尼亚研发出了芙蕾雅,超合众国没有攻下日本,相对的,其它殖民地也不会跟着反叛。

比起布里塔尼亚的经济损失,超合众国损失得更大!

在这种时候,扇要竟然提出:“要将ZERO交给布里塔尼亚也不是不行,但这种行为是背叛,会令我不安。所以,要我们交出ZERO,你就得把日本还给我们。”

先不提扇要的脑回路问题,我就从超合众国方面看问题吧。

就算日本真的回到了超合众国手中,但布里塔尼亚的因为芙蕾雅,科技高度上升了一个台阶,超合众国用交出ZERO换得日本的行为,会另他国唾弃。

这样一来,士气大减,还指望着其它殖民地跟着超合众国反抗?

而没有了主心骨的超合众国,被修奈泽尔瓦解只是时间问题,皇神乐耶虽然聪明,但年龄太小会让人轻视。

没有几个四、五十岁的国家领导人,愿意和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平起平坐的吧?

等超合众国崩溃,以修奈泽尔的傲气,就算不会收回日本,但日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